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乔君EP2CP4流程捏他 PART(九)(完结)

TWCI_2009_6_19_23_16_31.jpg
终于结束了……乔君这组大概是揍完BOSS以后流程最长的- -……请……耐心看完囧。




TWCI_2009_6_19_23_15_2.jpg


美拉:【结……结束了吗?】
声:【无论有多努力……即使付出了一切……也没有任何意义……什么都改变不了……】
声:【因为这就是命运……啊……悲剧……】
麦克斯明:【这到底是啥?什么命运的,嘀嘀咕咕烦到现在……】
麦克斯明:【即使努力也没有意义,这种事怎么可能嘛?明明什么都不懂,还要用怪声音说这个。】
希培林:【到底是说为啥而做的怎么样的努力啊?】
乔书亚:【萨……】
乔书亚:(命运?……是说即使努力也什么都改变不了吗……?)
乔书亚:(之前的事也是,像是想要传达给我们什么一样……果然这也和ETA相关吧。)
美拉:【没事吧?】
内莉西亚:【……我的尾巴,已经看不到了吗?】
内莉西亚:【王冠坏掉了……王子殿下也不见了啊……为什么还没变回来呢。】
美拉:【……?】
美拉:(这孩子……还认为自己是人鱼公主吗?)
麦克斯明:【又来了?弄不好还真有什么关系呢。】
乔书亚:【关系?什么和什么的?】
麦克斯明:【我怎么会知道那种事情。只不过老事同样的事情翻来覆去的似乎真的有什么……的感觉罢了。】
希培林:【不是说连续出现三次的偶然就是必然了嘛?】
希培林:【……?怎么回事?】
美拉:【那,那边……】
内莉西亚:【王……王子殿下?真的解开诅咒了?】
希培林:【天知道。真没想到居然是真的王子殿下哦?哈,哈哈,哈。】
麦克斯明:【真的是王子?呜呜……这样的话委托费要加价好多……】
内莉西亚:【王子殿下~!!】
青蛙:【哦哦……】
青蛙:【终于变回人类了,太好了。我不会忘记勇敢的你们的功劳的。】
内莉西亚:【哇~~~~!!】
美拉:【水在摇晃了!】
乔书亚:【魔法解开的同时,形成这个空间的力量也消失了。本来在水中能存在空间就很奇妙了。】
麦克斯明:【现在哪有空冷静分析啊!总之快逃吧!】
希培林:【青蛙的诅咒也解开了,我们去茶山大人那里吧。】
内莉西亚:【呀~我还是人类!没有鱼鳍的~掉进水里会死的!!】
TWCI_2009_6_19_23_19_40.jpg

茶山:【唷……传说居然是真的,我也吓了一跳呢。嘛,不过有时青蛙也会变成人吧。】
茶山:【虽然现在是人不过本来是青蛙还是人就没办法判断了吧,哈哈哈。】
内莉西亚:【这全部是我内莉西亚大人的爱的力量啊!呵呵呵~】
青蛙:【这么一来终于变回我本来的样子了,感激不尽。长久以来痛苦的忍受着,我还是艰辛终会有这样一天到来的……呱!】
青蛙:【……呱?】
TWCI_2009_6_19_23_20_4.jpg

青蛙:【看来,果然不是真正的公主的话诅咒是解不开的……呱……呱!果然,王子的对象得是公主……呱……不是公主的话……呱呱!】
青蛙:【呱呱!……呱……不是真正的公主的话就没有意……】
青蛙:【呱呱!呱!】
内莉西亚:【不,不是真正的公主?别……别开玩笑了!!】
内莉西亚:【不过是只青蛙!!】
内莉西亚:【我还不要什么青蛙呢!我要见得是王子殿下,不是什么又丑又性格糟糕的青蛙!!】
青蛙:【说不定在这里磨蹭的时候真正的公主已经来了呢……呱。】
内莉西亚:【……】
乔书亚:(果然解开的不光是青蛙自身受到的诅咒,而是池塘的诅咒。受其影响,青蛙的诅咒也一时性的解开了。)
乔书亚:(说不定就是那个宝玉造成诅咒吧……)
内莉西亚:【……心情糟透了。大概是因为呆在窄小的房子里的关系。】
内莉西亚:【还有奇怪的臭味。我出去了。】
茶山:【……小姐的心情一定很复杂。并非本意,可惜呢。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茶山:【在池塘里遗失的宝玉,只是个传说吧。那么久过去了估计也不见了。】
希培林:【说到这个,我们找到了类似的东西。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宝玉。】
茶山:【这个是……?】
茶山:【呃……这边好像有研磨粉和毛巾的……】
麦克斯明:【难道是真的宝玉?我还以为是小孩子玩的球呢。】
茶山:【我也吓了一跳呢。一直很好奇宝玉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这下明白了。】
茶山:【散发黄金般的光芒又像玻璃一样透明,而且里面还装着碎片呢。哈哈。】
麦克斯明:【说起来,这个要给我们吗?可以带走吗?】
茶山:【你们给了我把普通的故事变为传说的回忆不是吗?所以这个送给你们是当然的。】
麦克斯明:【那之后不会再说要我们还钱,或者再丢给我们什么委托吧?】
乔书亚:(是八音盒……?里面似乎是类似机械的构造。)
乔书亚:(不过没有在动了。)
美拉:【给你添麻烦了。那么就此告辞了。】
茶山:【路上小心。有缘再见吧。哈哈。】
TWCI_2009_6_19_23_22_0.jpg

希培林:【呼……那么刚才的现象不是因为那只青蛙的诅咒,而是因为宝玉和纸片的关系……吧。】
乔书亚:【恐怕就正是如此。这么想应该比较妥当。假设纸片和ETA存在着某种关联,那么引起那些现象的其实不是宝玉或者诅咒,而是纸片本身了。可能这么考虑比较合理。】
乔书亚:【……呼唤不得不背负“义务”的人们,为了让自己被找到……】
美拉:【就是塔里所看到的“必须把故事读下去的义务”之类的嘛……?】
乔书亚:【是的。】
麦克斯明:【照这个说法,是为了让我们找到而引发了那些现象咯?只是为了把我们叫来?】
乔书亚:【虽然不能完全肯定,不过是相当可能的假说。】
希培林:【……】
美拉:【总之……回去吧?】
希培林:【呼,终于要回去了呢。去和青蛙先生打个招呼然后就走吧。因为我们他也遇到了不少麻烦呢。】
希培林:【内莉西亚小姐应该也在门口吧,带她回去吧。】
TWCI_2009_6_19_23_23_32.jpg

青蛙:【呱呱。呱。】
美拉:【……完全变回青蛙了啊。】
希培林:【好像是啊……】
麦克斯明:【总觉得有点泄气……】
青蛙:【呱呱……】
麦克斯明:【喂!真的变成青蛙了?】
青蛙:【呱……呱……】
内莉西亚:【你们想看青蛙看到什么时候啊?!我不想再呆在有怪味道的地方了。快走啊!】
内莉西亚:【都怪那只笨蛋青蛙,白白浪费时间了。哼!你是在对谁说“不是真正的公主”啊?不过是只青蛙罢了!!】
青蛙:【呱……】
青蛙:【呱呱……真过分。心灵一点也不美丽。呱呱!】
青蛙:【通过这次,我算是明白了。我命中注定的人果然是布布王家的女儿阿罗密公主。】
青蛙:【果然……真正的爱情是需要试炼的啊。呱呱。】
青蛙:【什么时候能碰上像阿罗密公主那样命中注定的爱的邂逅,我愿望中《与邻国公主甜甜蜜蜜大作战》一定会有达成的日子……呱。我会坚信着继续等待的。呱呱。】
乔书亚:(……甜甜蜜蜜大作战?)
青蛙:【为了以后不后悔,趁这个机会我告诉你们重要的事情。呱呱。】
青蛙:【还能……呱呱……还能说人类语言的时候,把这非常重要的话告诉你们。呱。】
麦克斯明:【重要的话?什么啊?】
青蛙:【对了。呱。虽然不是真正的公主。……呱呱。虽然不是真正的公主,不过呢……还是有点中意的……呱呱。】
青蛙:【……被爽朗率直的你的性格吸引了。呱。】
青蛙:【即使知道了我是王子,还是不改变口气无礼的人,她还是第一个。呱。】
青蛙:【因为她不是公主,所以没办法解开我的诅咒。如果青蛙的样子也可以的话请接收我的心意把。呱。】
乔书亚:(……嘛……我就知道重要的话怎么可能现在才说……)
希培林:(白期待了……)
美拉:【我??】
青蛙:【爱是不需要理由的。呱呱。与生俱来的浪漫主义啊。呱呱。】
青蛙:【那么能接受我的爱吗?呱呱?我会让你成为幸福的新娘的。呱。呱呱!】
麦克斯明:【对人类以外的生物来说,阿姨你也是很有魅力的嘛。】
美拉:【麦克斯明你烦死了……】
麦克斯明:【嘿嘿,害羞了么?嘛,青蛙也是很出色的王子殿下啊。真让人慕呢~】
青蛙:【就是啊!我是王子啊!呱。你是在接受王子的求婚啊。呱呱。】
青蛙:【请回答我,呱。虽然我这副样子其实是内心纤细的青……不对,王子哦。呱呱。】
美拉:【喂,喂……】
青蛙:【王子的身份看来对你没有任何价值啊?呱。我果然喜欢你啊,呱。】
青蛙:【如果你接受的话我们马上就结婚,呱。然后幸福的生活,呱。】
美拉:【……抱歉,我不能接受。我需要的不是恋人,是能帮助我一起工作的伙伴。】
青蛙:【伙伴?呱。……是这样啊,还不想恋爱要继续工作吗?呱。】
青蛙:【要是和王子结婚的话就不用工作了快乐生活了……世人真是愚昧啊。呱。】
青蛙:【不过喜欢上这个样子的你也是没办法的。呱。如果你改变心意的话要来找我哦。呱。】
内莉西亚:【没时间听青蛙求婚了,回去吧!要是叔母知道了就糟了。】
乔书亚:(叔母是说路辛坦夫人吗?不能偷偷跑出来吧……)
乔书亚:【已经过了那么久说不定已经知道了吧。……不过叔母……应该不会训斥宝贝侄女的。】
乔书亚:(年轻的小姐偷偷跑去旅行要是被知道了会出问题的吧。那位夫人不会训斥才对。)
内莉西亚:【算了……和训斥没关系的。和路辛坦叔母见面这也是头一次……】
内莉西亚:【总之走吧。那边的青蛙能找到中意的真正的公主就好了。】
青蛙:【呱呱……你也一定能遇到命中注定的王子的。呱呱。打起精神来。呱呱。】
青蛙:【不是还有充足的时间嘛?你还年轻呢。呱。】
内莉西亚:【……】
美拉:(好像有什么内情呢……是因为计划了这样乱来的旅行吗?)
内莉西亚:【……是啊,其实无聊时间会有很多呢。所以在梦里能相见吧,非常帅气的王子殿下……】
内莉西亚:【好了,走吧。】
内莉西亚:【我已经腻了。要是太晚的话会很麻烦的。】
麦克斯明:【回去的话,到卡尔地卡王城街可以吧?】
希培林:【嗯,出发吧。】
TWCI_2009_6_19_23_28_53.jpg

乔书亚:【……?】
内莉西亚:【那么到了。……辛苦了。】
内莉西亚:【这是约好的报酬。】
麦克斯明:【报酬?】
麦克斯明:【哦哦~很多啊?】
希培林:【已经全部结束了吧……?】
内莉西亚:【是啊,贵妇人的游戏这就结束了。】
内莉西亚:【我嫁到那家的话,哥哥就能快乐的出入王宫了吧,而且我家也会比现在更好……】
内莉西亚:【即便如此我的人生也不能说是不幸吧。如果一次都做会后悔的话,那就放胆去做比较好。】
内莉西亚:【虽然是政治结婚,但是我比谁都更值得去爱。难道还有其他像我这样漂亮可爱的小姐吗?】
乔书亚:【……】
美拉:【……】
希培林:【……正是如此。内莉西亚小姐不光外表,心灵也很美丽,比任何人都值得去爱。】
希培林:【小姐的哥哥要这么送走自己的妹妹,应该也会很悲伤。】
内莉西亚:【是吗?】
内莉西亚:【玩的话一次就够,做梦的话一回就好了……一定是这样。要是见到2回,3回就会有想要的欲望了。】
麦克斯明:【……】
内莉西亚:【这个是……那个龙泉乡池里的宝玉……?】
内莉西亚:【为什么把这个给我?】
麦克斯明:【拿去吧。我才不要这么无聊的东西。】
麦克斯明:【又没啥用不是?看起来就像块石头,放我们这里也只是占地方,对吧?】
乔书亚:(麦克斯明……这么说是因为觉得内莉西亚小姐可怜吧。)
美拉:(这家伙,其实很温柔不是么。)
希培林:【是啊。内莉西亚小姐能收下的话,我们也觉得高兴。】
美拉:【不用问我们的啦。本来就是一起旅行拿到的东西嘛。】
希培林:【请好好珍藏这份回忆。】
乔书亚:【是啊,请这么办吧。】
乔书亚:(因为是个很漂亮的摆设,而且没有特别的力量了。)
内莉西亚:【虽,虽然也不是特别想要……给,给我的话,我就收下了。那,那么就此告辞了。】
内莉西亚:【各位,辛苦了。】

麦克斯明:【呼……终于结束了么?】
美拉:【麦克斯明~!】
麦克斯明:【干,干嘛?】
麦克斯明:【有时间说无聊的笑话还是快点走吧!不是要见那个红毛吗?】
希培林:【说来确实是呢。是要在卡尔地卡的咖啡厅见面吧。】
乔书亚:【走吧。】

众人前往约定地点途中,在市民街被一群人围住了。
TWCI_2009_6_19_23_32_16.jpg

????:【终于见面了。】
美拉:【什,什么?!】
????:【喂!上吧!一定要活捉!】
乔书亚:(活捉?看来不是盯上财物的强盗了……)
麦克斯明:【突然就被攻击搞什么啊!】
希培林:【攻过来了!再发呆我们就危险了!】
---
当然这些喽啰只有变成经验值的份。
----

乔书亚:【全部打倒了吗……?】
TWCI_2009_6_19_23_33_48.jpg

美拉:【喂!!为什么要攻击我们啊?】
乔书亚:【与其说我们……不如说是希培林先生。】
乔书亚:【我们所打倒的这些人的目的应该是要活捉希培林先生。】
????:【这……这个……】
麦克斯明:【真的吗?】
麦克斯明:【就别耍什么花招老实交代吧!反正也不是只能从你嘴里挖出来,其他办法多的很。】
????:【……】
美拉:【不想说嘛?哼……也没办法哦?只好把你杀掉去问问其他的人了。】
希培林:(难道真的要杀……)
美拉:(不会发出很大声音的,你放心吧。)
美拉:【最后的机会。到底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
美拉:【没办法了。】
????:【……等,等等!!】
????:【我,我说。虽然我不能保证我知道的就是事实。】
????:【我收到的命令是,如果真红的死神出现的话就要活捉回去。】
希培林:【真红的死神?】
希培林:【这个命令是谁派给你的?那个名字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希培林:(关于我的记忆不是全部消失了吗?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外号呢?)
乔书亚:(看来真红的死神是希培林先生的外号……但是其他人的名字不是都消失了吗?)
美拉:(这么说来希培林的记录还在?可是为什么?其他的记录明明都消失了啊?)
麦克斯明:(灰之影的关联资料不是全部都消失了嘛?我明明确认过连我的借钱账簿都全部消失了……)
美拉:!!
麦克斯明:【可恶,让他跑了!?】
美拉:【算了,反正也没办法知道更多的事了。】
希培林:【……】
麦克斯明:【你的记录好像还留着……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线索吗?】
希培林:【完全没有。我也吃了一惊。】
乔书亚:【……虽然已经错过约定的时间了,还是去蓝凯恩先生那边看看吧。也必须找个地方住宿,再晚就不妙了。】
美拉:【是啊。去咖啡厅吧。】

卡尔地卡咖啡厅内。

美拉:【蓝凯恩好像还没来?】
麦克斯明:【红毛那家伙,是不是又在哪里迷路了?】
希培林:【但是确实约好这里见面,再等等吧。】
TWCI_2009_6_19_23_37_26.jpg

美拉:【唔?这个是啥?】
乔书亚:【设计得有点怪呢。这个好像挺像人的。】
美拉:【哈哈,这个,简直像是蒂爱儿和路西安。2只手合起来站着的样子实在太像了。】
美拉:【怎么?】
麦克斯明:【上面是个球下面有腿就全是人了?那么为啥雪人没有脚呢?】
麦克斯明:【麦克斯明……这个比喻有点奇怪……】
美拉:【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只不过是想到了随口说说,这样总行了吧?】
美拉:(……虽然真的觉得很像。)
---
似乎其他线里说明过,这2个确实是那2个孩子做的呢……
----

蓝凯恩:【哦哦~!本人珍贵的实验体们,你们都来了啊。】
蓝凯恩:【我察觉到龙泉乡附近有神秘的魔力流动,所以去调查了。时间对科学家来说就是为了试验的。请别太生气。】
美拉:【龙泉乡?】
美拉:【啊,说起来……】

众人向蓝凯恩讲述了之前的经过。

蓝凯恩:【哦?真让人感兴趣啊!!居然有这种事情?】
蓝凯恩:【之前确认过的魔力流动,似乎是在池中空间消失的同时形成的。】
蓝凯恩:【太有意思了!等我回到芬迪奈家再好好研究下。】
蓝凯恩:【那么再见。】
麦克斯明:【喂喂。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蓝凯恩:【嗯?】
蓝凯恩:【哦哦,对了。拿上吧。】
蓝凯恩:【实验体们住宿去吧。】
美拉:【住宿?】
蓝凯恩:【伟大的实验需要实验体。实验的后援者会为实验体们提供住宿的场所。】
蓝凯恩:【到名叫玛雷伊的士兵一直警备的地方附近马上就能看到了。】
乔书亚:(实验的后援者……是芬迪奈家所准备的吗?)
乔书亚:(就算是实验体,为博士个人雇佣的佣兵提供住宿的地方也不太合适……如果只是单纯的亲切心就好了……)
蓝凯恩:【那么为了最棒的实验,实验体们好好休息吧。本人要再去做会儿研究。】
蓝凯恩:【如果有急事的话可以和芬迪奈家联系。】
麦克斯明:【有哪里不对……总之去看看吧?反正也不要钱啊。】
希培林:【就这么办吧。反正也没别的地方去了。】
---
然后,就到了和兰兰章节的共同情节了,兰兰出现和众人打招呼(?
---
TWCI_2009_6_20_0_5_32.jpg

希培林:【什么人?!】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其实我没想过会那么早就注意到。不愧是有被人称为真红的死神呢,希培林=武大人。】
希培林:【!!】
麦克斯明:【喂,那家伙确实在幻想里有见过啊?】
乔书亚:【恩。被称作教授的人。】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突然出现实在抱歉。但是,我们也不是初次见面了吧?】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啊……不过现实里确实是初次见面了吧?】
乔书亚:(现实吗……看来有共同幻想的不光是我们呢。)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在这么简陋的地方和你们打招呼实在是抱歉。可是你们好像一直很忙的样子,所以没办法设计个好点的见面场所。】
希培林:【打招呼就到此为止吧。单刀直入的问了,你来找我们的理由是啥?】
希培林:【真红的死神这个名字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您应该知道灰之影在搜寻您吧?】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应该已经和你打过招呼了吧。真是喜欢激烈的打招呼方式的人们。】
麦克斯明:【什么?你也是灰之影的人么?】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虽然没说中不过差得也不远了。我只是单纯的情报提供者。】
美拉:【情报提供者?】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是啊。对有需要的人提供必要的情报,然后收取相应的报酬。】
乔书亚:(报酬……一定不是钱了吧。)
美拉:【有什么情报能说来听听吗。】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灰之影似乎有计划要把希培林大人带去见某位大人。】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听说不久后会召开的银色精英赛上,失踪的大公继承人也会出现……似乎和这个有一定的关系吧。】
麦克斯明:(失踪的大公继承人?难道……)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如何?有兴趣么?】
希培林:【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这个嘛……总之请把这个当作“投资”。我期待能取得各位对我的信任。】
乔书亚:(各位?不止是希培林先生吗?)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如何?没打算相信我一起接受灰之影的委托吗?】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如果接受的话,今后诸如无礼的问候之类的绝对不会再出现了。】
希培林:【……】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看来现在的情况没办法回答呢。给你点时间考虑吧。】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真红的死神这个名字很显眼。光是在灰之影那维克支部留下的记录就让人印象深刻了。】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记录已经消失了,不过名字还留着,灰之影应该也会想要深究吧。】
希培林:(那维克支部?)
乔书亚:(记录都消失了但是名字还留着……?)
乔书亚:(简直就像……把主角换掉,台词不变来演出一样。)
有行动力的理想家:【那么再会。请享受快乐的夜晚。】

美拉:【希培林的记录好像还留着呢……可是我们的记录不是都没了嘛?】
希培林:【不知道……是不是其他人的记录也多少留下来一点呢?】
麦克斯明:【不可能的。我已经亲眼确认过自己的账簿全部都漂亮的消失了。】
麦克斯明:【要不是这样的话,怎么可能彻底忘记那么大数量的欠债呢?】
美拉:【你到底借了多少钱啊……?】
麦克斯明:【这……这个……】
麦克斯明:【现,现在不是这个问题吧!还是想想为什么希培林的记录还留着吧!】
美拉:【风也变冷了。先进去再想吧?跟着顽固的贵族小姐跑来跑去,腿都快没知觉了。】
麦克斯明:【就是啊。在这里站着时想不出来什么好点子的。】
乔书亚:【进去吧。】
TWCI_2009_6_20_0_8_32.jpg
希培林:(灰之影的那维克支部还存有我的记录的话……)
希培林:【……】
希培林:(会把其他人牵扯到危险里吧。晚上潜入的话,说不定意外的容易进去。)
希培林:(去那维克吧。)


美拉:【终于放心了。好好休息下吧?】
麦克斯明:【喂,阿姨,有看到希培林那家伙吗?】
美拉:【希培林?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吗?】
麦克斯明:【我一直找还是没找到,那家伙到底跑去哪里了?】
TWCI_2009_6_20_0_9_22.jpg

乔书亚:【那个……】
美拉:【怎么了?乔书亚。】
乔书亚:【他好像去那维克了。】
麦克斯明:【那维克?希培林去那维克了?】
乔书亚:【嗯。】
麦克斯明:【都这个时间了去那维克干嘛……】
美拉:【那维克的灰之影支部?!】
美拉:【乔书亚怎么会知道的?】
乔书亚:【刚才住宿的时候看到他往广场那边走了。大概是为了确认下那个人所说的那维克还留有记录的事吧……】
麦克斯明:【喂!!既然发现了,为什么不马上说出来啊!你没看到我一直找到现在么?!】
乔书亚:【我不知道你在找希培林先生啊。再说告诉你希培林先生去了那维克也不会改变什么吧。】
乔书亚:【而且要是偷偷潜入的话,一个人比起2.3个人要有效率。反正是卤莽的计划至少要最大限度降低牺牲……】
麦克斯明:【喂!!】
麦克斯明:【你为什么那么冷淡?!】
麦克斯明:【朋友有危险,还说什么牺牲的可能性?要是我遇到危险你打算说多少几率?】
-----
麦君你原来还是把乔君当朋友的啊!!!
----
麦克斯明:【你在做什么?别管这种人了,快去救希培林!】
麦克斯明:【那个笨蛋,肯定又是为了找到自己过去之类的然后越想越多。事情还没变糟糕以前快去那维克吧。】
美拉:【呃……嗯……】
乔书亚:【哎……就算这么过去,也没办法解决任何问题啊。】
乔书亚:【在大批佣兵面前,2个人3个人都一样。我们的力量不行的话,就要借助外力……】
乔书亚:【哎……没办法。看来得做些什么……】

首都边上的森林里,乔和躲在暗处的某个人正在联系。
TWCI_2009_6_20_0_12_35.jpg

乔书亚:【怀疑不法流出的魔石其实是内部所为……这样一来证据就充足了吧?】
????:【在卡尔地卡乔书亚这个名字基本可以使用。就算这个名字并非正式。】
乔书亚:【不是正式的名字吗……是你的话就有充分的可能了吧。】
????:【这是……?】
乔书亚:【这是爱堤伐所得到的东西。虽然纹章已经被削掉了,但是确实是王宫里使用的高级魔法石。】
乔书亚:【如果用这个的话应该很简单能让王室出动吧。必须尽可能让他们快点行动。】
????:【使用王城的传送装置应该能上。】
????:【只是……居然要做到这步,有这个必要吗?】
乔书亚:【我很有兴趣。】
乔书亚:【说不定能得到我一直以来寻求的答案。所以我想要帮助他们。】
????:【已经回到卡尔地卡这件事,不打算让他们知道吗?】
乔书亚:【稍后吧。……还想和他们一起一阵子。】
????:【我明白了。立刻就去办。】
乔书亚:(那么和那个人谈谈看吧……?)
乔书亚:(……我是这个剧目的主角也好,配角也好,这都无关紧要。但是被人像提线木偶一样操纵的角色就没门。】
乔书亚:(……因为这个角色的职责的关系必须伤害重要的东西的话,就要补救。)
乔书亚:(去见见引起这个骚动的,还不成熟的编剧吗?在王城街等着的话一定能见到。)
----
再次和兰兰章节共通。
乔在王城街等到了想见的编剧。
-----
TWCI_2009_6_20_0_14_37.jpg

乔书亚:【……就等着你呢。非常感谢你能来。】
乔书亚:【我也没什么时间呢。这次出来刚好碰到你。】
兰吉艾:【……!】
兰吉艾:(在塔里见过的……?)
乔书亚:【你好像很惊讶啊。和来见希培林的时候的那种好像通晓世间所有事情的自信满满的表情完全不一样呢。】
兰吉艾:找我什么事。
乔书亚:【你似乎情报不足呢。】
兰吉艾:【情报……?】
乔书亚:【看来你确实不是知道一切的人呢。】
乔书亚:【不过,你的目的是让希培林去银色精英赛。大概这方面已经如同你所期盼的那样了。】
乔书亚:【所以请别太失望。】
乔书亚:【你也好我也好,光是脸的话已经互相认识了。】
乔书亚:【我也并非了解一切。不过,在幻想中见到的那些人……也并非全部抱着同样的目的朝着同一方向前进的。】
兰吉艾:【……惊动王室的人是你吗?】
乔书亚:【这个,谁知道呢。总之造成希培林会行动这一结果的人是你。只有这点可以清楚的断言。】
乔书亚:【因为希培林采取的行动也造成了我这边的困扰呢。……为了不受到伤害,我觉得从这边着手行动会比较好。】
兰吉艾:(为了不受到伤害……?谁?被谁?为什么?)
乔书亚:【我也想知道。就算明白基本上是不会告诉我的,但是还是问下吧。】
乔书亚:【你是什么人?我对塔里所见到的幻想完全没兴趣。】
乔书亚:【但是,你并没有完整得了解一切的情况下擅自行动而造成了混乱,我也只好采取措施对抗了。
……所以这次见面的时候我礼貌的向你打招呼。】
兰吉艾:【……】
兰吉艾:【原来如此。反正说了也不可信,介绍就算了。】

乔书亚:(没时间了,不能再晚一步了。快去那维克吧。)
到达那维克。
TWCI_2009_6_20_0_16_36.jpg

乔书亚:(天了路还真不好找。记得之前看过这个城市的地图……)
乔书亚:(这边应该有能偷偷潜入灰之影内部的入口……)
乔书亚:(天亮之前快去吧。)
TWCI_2009_6_20_0_17_23.jpg

????:【有,有入侵者!!】
????:【看来不是一个人!!全员小心!!】
????:【在那里!!!】
乔书亚:(哎呀……已经发现了嘛……?)
乔书亚:(出什么事之前快去吧!)

灰之影内部。
TWCI_2009_6_20_0_20_34.jpg
希培林:【哈……哈……哈……】
监视者:【呜哇哇哇!】
希培林:【危险!!】
TWCI_2009_6_20_0_20_44.jpg
希培林:【唔!】
麦克斯明:【希培林!!】
麦克斯明:【可恶,这样不行。】
TWCI_2009_6_20_0_21_2.jpg
乔书亚:【麦克斯明!】
美拉:【乔书亚?】
乔书亚:【快来这边!】
麦克斯明:【就算过去也……】
士兵:【这边!!】
TWCI_2009_6_20_0_21_18.jpg
上级士兵:【不许动!下达了搜查命令!现在全部的行动权利都移交给王室!】
TWCI_2009_6_20_0_21_27.jpg
士兵:【是!】
监视者:【什,什么?!】
TWCI_2009_6_20_0_21_50.jpg

乔书亚:【就是现在,快点!】
TWCI_2009_6_20_0_22_38.jpg
麦克斯明:【逃出来了?】
乔书亚:【是啊。应该不会再追来了。】
麦克斯明:【……你怎么过来的?你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入口的?】
乔书亚:【啊……就像之前说过的,在书上见过。】
麦克斯明:【书?到底什么书会写这种事?】
美拉:【麦克斯明!现在这个事很重要吗?要是没有乔书亚那事情就糟糕了。】
美拉:【不是说因为朋友才忽略礼仪问题吗?你这是把他看成朋友咯?】
麦克斯明:【切……】
麦克斯明:【啊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希培林这家伙,一个人潜入搞出这么大的乱子!】
麦克斯明:【托他的福碰到多大的麻烦啊?不是差点要死了嘛!!】
美拉:【还是把希培林快带走吧,不早点治疗就危险了。】
乔书亚:【到附近的旅店去吧。】
TWCI_2009_6_20_0_23_26.jpg

乔书亚:【万幸,伤口不是很深。】
美拉:【到底为什么作出这么卤莽的事情……】
麦克斯明:【我还以为是个慎重的家伙呢。看来也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乔书亚:【希培林先生,不光是被周围的人所遗忘,自己也是失忆的状态吧……】
乔书亚:【觉得似乎抓到自己过去的瞬间,大概也没有余地考虑别的事情了。】
麦克斯明:【……伤口也不是很深,也该醒了吧。】
美拉:【还好只是这个程度的伤呢,要是没有乔书亚,真的就糟糕了。】
美拉:【不过,到底是怎么办到的?知道我也不清楚的秘密通道,王国之鹰的士兵也是时机恰当的出现……】
乔书亚:【哈哈……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偶然呢。】
希培林:【唔……呜呜……】
美拉:【希培林,你醒了吗?】
希培林:【呜……呜……这……这种事……】
麦克斯明:【?】
麦克斯明:【希培林?!喂!你还好嘛?!】
希培林:【我……我是……!!】


CP CLEAR!

---------------
终于写完了- -
8.9连起来居然有超过1W3了OTL

写到后来真的挺崩溃的……不过总算是完成了。

想快完成的原因也是看到官方发言说日F今年内会更新EP2CP5。
由于猴子的迷表现还真有点想去开只看看内幕来着……
但是想到没防没命中的超级难练,再议吧- -

那么请期待日后其他坑(殴

comment

Secret

算术教室(真的

个人资料

koko

Author:koko
托某活动的福终于画了新的囧

伪BGM- -

伪BGM

付いて来るゆっくり

友情链接

休眠(喂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