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风行界》第二章 焦虑(继续回顾- -) - [幻想水浒传]

无论守护、主宰这个世界的神到底是什么样的。今次我要很认真的谢谢他。

啊,我当然不是说开始在酒吧打工。

我说的是关系重大的事情。



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恰好是在新同盟军成立的前一天。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今晚,维克多将向2主讲述以前英雄玄客的故事。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2主明天会正式成为新同盟军的首领。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将见到我最想见的绿衣法师。



但是,我乱入了,到底这个故事会受到何种影响?这个不确定因素实在让人不放心。所以,我接着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伪装正在替雷欧娜打扫酒吧,全程监听大熊的演讲。

我终于开始理解那那美了。当晚她睡着完全是情有可原的。大熊先生实在是不擅长演讲之道。一个原本紧张,复杂又扣人心弦的故事,到了他这里被加工成了长度为原始版N倍的长篇。不知道为什么,他原本可能是新同盟军中气度NO。1的粗旷嗓音,现在却是压低放缓,使得最后一个能让人保持正常清醒状态的可能性下降到零。

那那美第一个倒下和周公会晤了。我几次差点重心不稳倒地,但是总算被心里强烈的愿望顶了回来。

至于2主……在他的明亮的眸子里透露的是淡淡的悲伤。



我大约可以想到,在维克多描述当年他的养父玄客和好友的故事时,一个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乔伊--原本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少年,将走向什么样的道路?



“雷汀,”大熊终于叫出了面前红衣少年的名字。啊啊|||||果然……人有时候的预感真的是准到讨厌。我之前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啊~~~!!!我起的“小米”这个名字真的那么不好用吗?还是……我闯入了别人的幻水世界?!


我心痛了近1分钟以后,突然意识到这个其实关系微小。

怎么说路克都是会来的吧?我自我安慰起来。但是……如果明天……

在我思维混乱的一段时间内。维克多结束了他的故事,元气少女那那美也掐准了时间在此刻复活。很快,这间酒吧只有我一个了。



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去睡觉,却发现一个人正站在楼梯转角的窗前遥望天空。。

正是头戴金箍的红衣少年。



“啊,雷汀殿……”我努力熟悉这个超级陌生的名字。
少年有些迷茫地看着我。
“你是……”他似乎尽力地辨认过我一会儿,但是失败了。说实话,认识才怪。

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的名字叫“雷汀”而不是“小米”,我真的很愿意告诉他我的名字是“大米”,然后好好看看他意外的样子。

但是现在的话,算了吧。我很诚实地回答:“KOKORO。”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我故意装傻问道。其实他不就是为了领袖的问题和乔伊的问题郁闷着吗?

“……”少年并没有回答。这种沉默完全有让我暴走的冲动。
好……我忍。



也算了。这个时候其实不应该打扰他的吧?虽然以前“小米”是这么一个人考虑了一晚以后得出了结论,走上了天魁星的道路。不过……当时,确是由我操控的。

“啊,那,不打扰你了……”我决定脚底抹油。千万千万不要出什么脱离轨道的事!!!我要BEST ENDING!!!我要见路克大人啊~~~~!



“请告诉我……”
在我刚抬起一只脚,还没着地的时候,雷汀开口了。
“啊啊??”我吓了一跳,差点把另一只脚抬起来--这样的结果只可能是我摔死。
“什么事?”
“KOKORO殿你……有朋友的吧?”他用有些迷茫的神情看着我。
“啊……恩。”
“那……”雷汀回过头去。“我,如果……我是说……你的朋友……他……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那就别说了啊。”我的回答让他意外极了。我……我也是脱口而出的||||
“我大致明白。你在想是不是接受领导的资格吧?”
“啊……”

“也许是比较残忍……但是…………………你绝对不能逃避哦。我觉得,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就什么意义都没有了吧。不管已经发生了什么,或者以后可能面对什么,只有自己努力了,才有可能看到自己所期盼的未来吧?”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这个大概就是作为动漫迷的好处。动漫满天飞的励志的豪言壮语随意拆拆拼拼就足以打造出可能感动度从4岁~90岁不等的醒世横言来。再度佩服我自己一下吧~~



不过……为什么我总觉得那里有些怪怪的?

“呃……我听不太明白……”倒!我就说那里不大对劲嘛……2主果然还是个孩子啊……呃?不过在我国,动画不是低龄产业吗????
“……好,好吧……”我投降,“其实你……按照自己的心意选择就好了嘛。”
“心意?”
“恩啊~~最诚实的感觉就好。”
“我……我只想大家能和平地生活。想和那那美、乔伊,一起在凯罗街……一起……”
“那……”
“…………所以我…………………………恩……我想我明白了。”
“诶诶?”他明白了,我糊涂了。
“谢谢你。”雷汀一转身就没影了,剩下呆在原地茫然的我。

旧作怀念- -..当年的幻水穿越文

某天掘到自己当年在52的BLOG.发现当年幻水控时期的穿越文还在.
翻了下还是有点小感动的...
...虽然没有完而且文笔很寒...

当然主要还是存过来给自己怀念的.同学们完全不用期待.真的...

第一章 乱入

世界绝对是神奇的。



我对于此论点绝对信服..



但是……

但是当眼前的景象出现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头脑“嗡”地叫了起来。

不错……不管从记忆里搜寻出的画面的哪个角度来看,都和我在电脑前操纵键盘晃荡了好久的本处地一模一样。



“……”我呆了。恩……先让我的思维整理一下下……对了,对了~!刚才,我分明还在寝室发呆的啊……顶多外加满脑袋幻水的东东啊………难道是白日梦………?

可是……为虾米做梦还能这么的……清醒?而且,以前的2D画面现在完全真实化。我甚至能嗅到空气里的各种味道。风的味道。



这么看来……真人历险吗?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真是太好了........我的嘴角微微上扬,这,不是我常常梦见的场面吗?那样的话......一定可以遇到某人的不是吗?我不由一阵子兴奋啊





这时,两个身着同盟军制服的士兵径直向我走来了。说实话,见到了实物,更加觉得……这套棕绿相间的制服……难看。



“喂喂~你来这里干什么的?”其中一个不客气地问道。我圈圈叉叉的!!我可不记得NPC有这么拽的!!!!何况我,堂堂的新同盟军领导小米,怎么可能……啊?等等,我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打扮--很不幸……并没有身着那件奇特的红白相间的衣服,头上也没有那个金箍……而是……完全的农村少女……原来……我虽然来到了这个故事里……但是,并没有机会当到2主,也不用提他的青梅竹马A和B了啊……

同样是NPC,难怪这几个小子放肆成这样。



见我继续呆,此NPC二人组估计是开始不爽了--他们用更欠扁的语调问我:



“难道你是海兰派来的奸细?”

“……”我茫然地看着这二位。如果不是因为路克大人身在这里,我也是挺想闪到路路若由去看乔伊哥哥的。但是……以上假设完全不成立。因为某人只要本处地命名了就会出现的~~!!!!





于是,我强压心里的欢快,努力地摆出一副傻呆呆又天真的表情,问道:

“请问……这里是不是北窗?”

大概是被我有些抽筋的表情吓到了,二人的语气正经起来。

“没,没错,这里就是新同盟军的新驻地,北窗市。”



啊啊啊?还没有正式命名??那么……难道……路克大人还不在?拜托……!!!!!我真是笑不得。二主少了我的英明指导果然不行啊……

算了,反正他跑不了,迟早被莱克娜特奶奶派来的。

所以,我决定,混入先。

“啊……那个……我想加入同盟军。”

我竟然也有今天……(我的心在流泪啊~~)以往不是我在那里招人或者踢人的吗?……为什么……会沦落到求人让我入…………事态炎凉。



哼哼,一不作二不休。为了让他们松口,我开始了长篇大论,诸如原本是托托村人士后来家乡被卢卡秒掉云云的。说真的,以前我也没有发现自己会那么地能扯……等我说完,口干舌燥。而面前的二位,终于被我感动到泪水汪汪了~



“唔?这个丫头是谁?”就在我满心欢喜到要忍不住笑容时,身后响起了一个浑厚又粗犷的声音。

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大白天又不是吓不死人),然后以极慢的速度转过身去--结果看到,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个身影把太阳完全遮住了|||||。没错,此人就是人称风来坊的熊先生维克多。

“还是个小孩子啊。”他打量了我几秒,得出了此般让我暴走的结论。我承认我是象Q版的,但是我早就成年了啊!!!!竟然这么说!!!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现在脸部的右上或者是左上已经冒出了十字的青筋标志。不过,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在场的人士好象都把这个忽略了。

他们继续着关于我的对话。

“啊,维克多先生,”脸上挂着泪痕的NPC A说,“她说想加入我们同盟军。”

“哦?”大熊用自己不大的眼睛再度仔细地研究了我一遍。

“是啊,”另外的NPC B道。恩恩,幸好刚刚摆平了这两个,原本迷茫起来的前景似乎又光明了。

“原来是这样……你要加入同盟军?……为什么?”

“因为……”我向下咽了口口水,“我不想再看王国军横行下去了……即使是一点点的力量也好……我也希望能够做些什么……”



我想见路克大人啊!!!!!!!!

其实这个才是主因……为什么我非得隐瞒呢……

唉……不过有时候真相往往是超级能够刺激人的。眼前的熊先生也是认识路克的--2年前的战友嘛。如果真的是这样……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恐怖的事情||||||

“哦?”维克多眉毛微微上扬。看来有戏~~

“好吧……”他应允了。我差点要跳起来欢呼了~~还好脑海中的一闪念提醒了我自己现在扮演的身份--有血海深仇的村姑一名,不然……呃,会怎么样我都想不到了。



幸好以上一切的一切仅仅是无聊的假设,而且也并没有变成现实的迹象。

我顺利地被带入了这个当年被我称呼为“天才城”的地方。也不知道因为本人的乱入,这个城的名字会变什么样……不不,最重要的是,原来被我称呼为“小米”的那位头戴金箍的少年,现在会叫什么呢?

跟着维克多,我来到的是酒吧。

有超级不好的预感。

“雷欧娜~~!”他向美丽的老板娘招呼道。身穿红色真丝旗袍的发女子从吧台后面走出来,疑惑地看着我们二人。

“这……?”

“哦~~这个丫头~~”,他在我肩上拍了两下,痛得我几乎趴在地板上,“她想加入我们,我看就这里最合适了~~拜托了~~~”

“哦?”雷欧娜用她青色的眼睛注视着我,缓缓道:“来到这里,是有你的原因的吧?从今天开始,也希望你能在这里好好努力啊。”

“恩。我会的。”

“不过……”她的话锋突然一转,目光扫向维克多,“你别以为给我介绍了个帮手我就会免了你的帐啊~~在妙芝时的酒钱还有一半没还呢!”



算术教室(真的

个人资料

koko

Author:koko
托某活动的福终于画了新的囧

伪BGM- -

伪BGM

付いて来るゆっくり

友情链接

休眠(喂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